星期一, 10月 05, 2015

2015年第三季新歌精選x10

第三季,原以為選不到十首歌,但到季尾還是湊夠了,還有空間作出一點篩選。

一:何韻詩《是有種人
是有種人,純粹熱愛耕耘,
有種個性,從未曾被發掘,
自自在活過,為活著便已興奮...
(曲:李拾壹 詞:林夕 編:周國賢/盧凱彤)

不求名利、做好自己本分、只問耕耘不問收穫,在這時代變得是有個性的「有種」人了,反映時代的扭曲,也反映這些人更值得鼓勵和歌頌。這首歌是有一道氣場的,在MV開頭的航拍鏡頭下,每個默默耕耘的小人物都像微不足道,但阿詩為他們的吶喊,就好像是散落在每個角落的小小力量,從四方八面匯聚,形成一道從地面湧上來的正氣,一直衝上雲霄。

二:麥浚龍《睡前服
怎麼醫好無眠者半夜時的感性,長夜有點灰,
斟一杯水拿來睡前服那顆寶貝,明日到醒起再後悔,
想跟你說為什麼仍在痛心,失去你卻未盡力,大概擔心我未配,
未敢約的約會,仍在半夢與半醒之時,未化灰,未化灰...
(曲:阿Bert 詞:黃偉文 編:孔奕佳/王雙駿)

這種黑暗而精緻的Juno比《耿耿於懷》《念念不忘》更代表他。如果思念是一種病,三更半夜該睡未睡時便是病情發作的高峰期了。那睡前服下的「寶貝」,到底是一下子投入夢鄉和未敢約會的女神徹夜纏綿的安眠藥、一吃了引起幻覺和女神連場激戰的迷幻藥,還是吃了令人虎虎生威雄風再現準備和女神翻雲覆雨的催情藥?但不論哪個方案,女神同樣只存在於幻想中。藥力一過,病人隨之崩潰...

三:容祖兒feat.林海峰《黄昏點唱機
陪我坐天星,港灣觀星,
喜愛漫遊維園散步徑;
陪我坐叮叮,聽叮叮聲,
走進獨特城,充滿獨特性...
(曲:馮翰銘 詞:林若寧 編:馮翰銘)

我城集體回憶的歌很多,容祖兒和林海峰合作了其中一首最佳作品(預言:看來很快有人找鄭子誠featuring了)。懷緬打電話寫信到電台點唱的情懷,也懷緬香港曾經有的高貴、氣派和獨特。「見證這個時代去到金鐘迷失在迷宮內」,寓意深長又無奈,其餘的半島、時代、大丸,仿似是陪襯。除了懷舊,也感受到對褪色中的城市沒褪色的一份愛,只要歌一直未停,歌者都承諾讓它一直動聽。

四:陳奕迅《恐龍進化論
盡,做到盡、賺到盡、食到盡,像恐龍絕種前豪到盡,
盡,度到盡、掘到盡、賣到盡,像恐龍淘汰前狂到盡,
盡力做第一,盡力做巨擘,那怕明晨耗盡,
透支已經全失去平衡,再沒有比重...
(曲:Eric Kwok 詞:潘源良 編:--)

陳奕迅為控訴地産霸權的靈異電影《死開D啦》唱主題曲,填詞是已在《準備中...》一碟合作的潘源良。寫一個警世寓言值得欣賞,更值得欣賞的是令你第一次聽「做到盡、賺到盡、食到盡,像恐龍絕種前豪到盡」就已經收到想講的訊息。當一類人以為做大做強唯我獨尊趕絕弱小便是物競天擇弱肉強食的自然定律,他們其實一直在破壞自然、違反自然,最終必然付出代價。人類真正的進化是體認萬物共生的道理,這人種在世間重新生長了,我們需要讓這一種人成為人類世界的主導,在此之前先要阻止舊一類人把自然毁壞得無可挽救。

五:Nowhere Boys《推石頭的人
用力推,推不走那恐懼,
活在大石下我那有資格掉眼淚;
盡力推 推不走那死罪,
但是我有努力過,我有脫下那面具...
(曲:阿文@卡位 詞:阿文@卡位 編:Nowhere Boys)

以英文歌為主的Nowhere Boys,處女專輯有這一首中文歌(翻唱自另一獨立樂隊「卡位」的作品),卻唱出了荷里活大片的電影感(玩得起「電影搖滾」是需要功架的,做出來的「電影」像王晶一樣難道你會收貨嗎?)。古老的希臘神話,想像的場景是從高空俯瞰的珠穆朗瑪峰、洛磯山脈或阿爾卑斯山,推石頭上山的人物相比,很渺小,但對抗荒謬命運的事卻很偉大。也許,石頭沒有推到山頂的一天,但恐懼卻有被推走的一日。

六:陳奕迅《心燒
點起心裡火,去燒,要燒燬腦內有過你日記,
卻是,這火透著那份暖,
真好比再共你一起,留下灰燼也是美...
(曲:Eric Kwok 詞:袁兩半 編:張子堅)

感受到的是寒意,到燃點舊情記憶的微熱,到燒光一刻回復的冰冷,連灰燼的味道也聞得出來。「寒流來臨的一天我卻早起,從微明時刻開始細看晨曦,這透白的美,怎麼説起,一點點飄雪已漸次翻飛」,一開始這種細緻的文藝氣息,仿如回到潘源良(「袁兩半」是他筆名)年輕多情的《戀愛季節》的年代、寫《最愛是誰》的年代。

七:MUSZE《辛酸
誰想每日這麼感慨,時間有沒有得更改,
勤奮沒年月的辛酸,賺得足夠是否不再,
房間中是你的溫暖,供給你是我的理想,
直到死我也願和您分享...
(曲:Stanley Ho 詞:Stanley Ho 編:史彦庭@MUSZE)

工運合輯《野火》是今年一大驚喜,而《辛酸》是當中最有驚喜的單曲。說的是為了子女更好的生活,工人階級的媽媽忍受著長時間工作,與兒女聚少離多,以致錯過他們的成長階段。有別於大聲抗議的激昂,這用上一種柔情軟性的手法,讓我們感受工時問題帶來幾多家庭的犧牲,從而思考這現實是否需要改變。

八:李拾壹《波多野結衣
波多野結衣...飾演女神同窗,
蒸發掉理想...那一次是絕唱,
發表告別作品,選我最愛的某個情節...
(曲:李拾壹 詞:李拾壹/黃艾倫 編:李拾壹/翁瑋盈)

波多野結衣是日本最有名的AV女優之一(如果純情的本blog讀者不知道的話),聽得出李拾壹將他對波多野結衣的事蹟作品和情節、還有對她的個人感情和想像都傾注到這首歌中,最後的「吓,未back up咖嘛」簡直感受到李拾壹的切膚之痛。話說回頭,這歌值得一讚是為聽者構造的畫面是小伙子傻傻地迷戀螢幕女神,只覺頑皮不覺猥瑣,而不是痴漢盯著螢幕想像著變態情節...

九:周國賢《失散時光
別了的日子,像拔去這倒刺,
遇各種對手,配上更好鑰匙;
或我開始 已開始更了解,
誰人也或進或退在歲月不過暫時...
(曲:周國賢 詞:Tim Lui 編:周國賢)

周國賢正是失散兩年半後回歸的, 難怪唱到失散摰友的故事特別感觸。不禁想起一年前,無數人在金鐘、旺角和銅鑼灣並肩作戰,與「妖精魔鬼」激鬥。當日戰友,幾多失散人海?幾多保持聯絡?又有幾多各行各路?或者在某時某地,時機成熟便會重聚,但這一刻只好各自修行。分開和重逢,都是人生必修科。

十:黎曉陽《真偽文青
誰揶揄我文靜我認,地鐵中罷看手機,我看但丁,
誰人太辛苦,太清醒,跟我來電影院中看星;
誰揶揄我人沉悶我認,鬧市中做個文青,去放任率性,
給我酒肉朋友我都心領,宅在家中想遠走,文藝裡攀山涉嶺...
(曲:黎曉陽 詞:林日曦 編:謝國維)

不知何時開始,「文藝青年」一詞被簡化為「文青」,再衍生出「偽文青」一詞,但如果「偽文青」真的讀得懂冰心和但丁而不是在地鐵中扮嘢,迷陳綺貞是新曲舊作倒背如流而不是人聽我又聽,在二樓書店K書是因為愛閱讀而非借故親近美女店員,再加上懂舞弄結他玩一點清新小品自嘲夾自high,那真偽文青有何分別?另,有幾人跟我一樣,最尾一段經常聽錯「誰人葉朗程」?

3 則留言: